•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国际原油定价机制真相思考

分类: 全球行业动态 / 2018-07-10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国际石油期货价格巨型泡沫的形成与破灭对全球实体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可能美国金融巨头会发笑,尽管他们不是上帝。
  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是:今天的国际原油价格已经不再由传统的真实供求关系决定,而是由几家主要的美英金融机构控制的设计精巧的金融市场系统决定。
  在伦敦和纽约的国际原油交易所决定着国际原油的价格。纽约商品交易所和伦敦洲际期货交易所操纵着全球原油的基准价格,这个价格作为国际原油现货交易的重要依据。两大期货交易所通过形成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和北海布仑特原油的期货价格决定全球原油的现货价格。
  第三大原油期货交易所——迪拜商品交易所,在迪拜进行原油和大宗商品的期货交易,形成阿曼原油期货价格。但迪拜商品交易所或多或少地受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影响,因为纽约商品交易所总裁约瑟姆在迪拜商品交易所担任董事,而且迪拜商品交易所的管理层基本上来自美国和英国。布仑特原油期货价格已成为全球原油现货市场和远期原油合约的定价依据。布仑特原油期货价格由一家私人原油行业刊物普氏能源资讯(Platts)发布。布仑特原油价格为主要原油生产国采用,包括俄罗斯和尼日利亚,与此同时,欧洲和亚洲的原油交易也参照布仑特原油价格进行。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价格历史上主要作为美国原油现货交易的基准价格,同时也对成品油价格起着决定作用。
  国际原油定价机制:“尾巴摇狗”的游戏
  所有原油期货定价机制貌似正规和完善,其实当今原油价格决定过程极不透明,只有少数从事原油交易的投资银行,像高盛、摩根士丹利等金融机构知道谁在买卖原油期货和衍生品合约,而现货市场油价正是由这种奇怪的定价方式所决定。
  近十年来,不受监管的国际原油期货衍生品交易的发展为投机者制造油价泡沫打开了方便之门。
  自从原油期货交易诞生和纽约和伦敦两大原油期货交易所出现以来,国际油价的控制权就从欧佩克转移到了华尔街。这是“尾巴摇狗”的经典案例。
  2006年美国参议院投资委员会在《市场投机力量在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中的作用》的报告中指出:“有大量证据表明,当前市场中存在巨大的投机交易导致了原油和天然气价格的飙升。”美国参议院投资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美国政府对原油衍生品交易的监管存在巨大的漏洞,就是一群大象也可从容穿过。
  参议院的调查报告指出,国会已经要求金融期货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确保期货市场的价格遵循供求法则而不是由市场操纵或过度投机决定。《美国商品交易法案》指出,“期货投资对任何商品的过度投机都会导致该商品价格的突然或不合理的波动,从而对该商品跨州交易造成不必要的沉重负担。”
  《美国商品交易法案》进而要求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建立期货交易限制以减少、消除或阻止这种不必要的负担。但是,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却此置若罔闻,对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原油的价格并未履行其应有的监管责任。
  石油期货投机大门洞开,投机商会笑到最后
  美国《商品交易法案》要求对衍生品市场进行监管。1974年美国国会成立了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独立履行对衍生品的监管职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监管权限设计与证券交易委员会相似,两者共同对负有自律责任的证券和期货交易所进行监管。交易所应当制定和实施规则以保护客户,防止欺诈和操纵,维持市场的有序和公平。监管机构可以修改交易所的规则。根据美国证券和商品交易的法律,只要涉及公众投资者的交易都必需在接受监管的交易所进行。商品期货交易所的职责就是防止过度投机,因此有权对投机者的持仓量上限进行限定。由于法律并没有对过度投机进行具体数量规定,因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关于过度投机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比如,创记录的交易量并不必然预示着过度投机,也可能价格波动是原因,而交易量增加只是结果。当投机者发现盈利机会增加买入而套期保值者面临着更高的价格风险选择卖出时交易量也会增加。
  上世纪80和90年代,大型金融OTC市场和商品衍生品的出现对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监管框架提出了挑战。根据《商品交易法案》的规定,期货交易只能在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监管的市场中进行,OTC市场的合约可能被法院判为非法,但未上市的期货合约又无法履行。2000年,国会通过了《商品期货修正案》,部分解决了这个法律不确定问题,规定在特定条件下衍生品在OTC市场交易可以不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监管。《商品期货修正案》把商品分为三类:金融类商品、农业类商品和其他类商品,金融类商品主要包括利率、汇率和股票指数,金融类商品相关的衍生品可以在OTC交易所进行交易,只接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最低监管;与农业商品有关的所有衍生品不能在OTC交易所进行交易,除非获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特批;其他类商品,主要指黄金和能源类商品,这类商品相关的期货交易可以在不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监管的OTC交易所进行。
  正如美国参议院在报告中所指出:“过去,美国能源期货都是在美国监管严格的交易所进行,像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这些交易所接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全面监督,包括实时监测以发现和阻止价格操纵和欺诈交易。然而,近年来一种形式和结构与期货合约相似的合约(互换合约)交易量大幅上升,这些衍生品在OTC电子市场交易,不受任何监管。由于这些互换合约与期货合约相似,所以被称为准期货合约。
  准期货合约可以不受监管的规定影响深远。比如,纽约商品交易所要求期货交易商保留所有交易记录,并向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就大额交易进行报告。大额交易商报告和每天的交易数据所提供的期货价格和交易量信息成为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判断市场投机程度,并对价格操纵进行监测、制止和起诉的重要工具。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杰弗里曾表示:“委员会的大额交易商信息系统是我们监测程序的基石,能够发现集中和对倒的仓位,这些交易可能用于操纵价格。
  与纽约商品交易所进行的期货交易不同,不受监管的OTC电子交易所不需要向商品交易委员会提交大额交易商报告,从而使这些交易可以为所欲为。在没有监管的OTC交易中,投机者持有的合约数量不受限制,交易所也不对交易进行监测,每天收盘后也不报告未结清的合约数量。”
  很显然,不受监管的OTC期货交易为潜在的操纵原油价格打开了方便之门。2006年1月,布什政府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允许著名的进行能源期货交易的OTC电子交易所洲际交易所(美国)运用其在美国的从事原油期货交易的终端为在伦敦的洲际交易所服务,称为“洲际交易所期货”。
  以前伦敦的洲际交易所只在欧洲进行能源商品——布仑特原油和英国天然气的交易,作为一家英国期货交易所它只受英国金融服务局的监督。1999年伦敦交易所获得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批准在美国设立计算机终端,同时允许美国的交易商通过洲际交易所进行欧洲能源商品的期货交易。
  2006年1月当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允许洲际期货交易所可以不受监管地进行原油期货交易。于是伦敦洲际期货交易所开始从事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合约交易,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是一种在美国生产和销售的原油。洲际期货交易所声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已允许美国投资者通过其在美国的终端对伦敦洲际期货交易所的新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合约进行交易。洲际期货交易所使美国投资者可以通过伦敦的洲际期货交易所对美国汽油和原油期货进行交易。尽管如此,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仍不愿对这些交易进行监管。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