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Brent—WTI原油期货价差走势做出展望

分类: 全球行业动态 / 2018-07-03

<div>  今年美国页岩油主要产区Permian产量激增,但当地管道运力赶不上产量的增速,运力瓶颈问题凸显。6月初WTI原油期货大幅贴水Brent原油期货逾11美元/桶,但在OPEC半年度会议决定增产,叠加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麦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附近油砂设施爆炸导致供应中断,短期因素扰动两指标原油期货价差6月22日骤然收窄至不足7美元/桶。本文主要从因果关系入手,从内外因的角度分析两指标价差,并对未来Brent—WTI原油期货价差走势做出展望。</div>
<div>  页岩油革命重塑全球原油市场的供应格局,对原油价格基准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div>
<div>  价差波动历史</div>
<div>  从Brent与WTI原油期货价差走势历史来看,1988至2010年期间,WTI原油期货几乎一直升水Brent原油期货,主因在于油质上WTI原油的API度比Brent原油更高,价格相对也更贵一些。从价差走势可以看出,2011—2012年,价差结构发生显著逆转,WTI原油期货大幅贴水Brent原油期货,在2011年8月达到24.15美元/桶,创下纪录新高。由于美国页岩油产量开始攀升,当时输油管道运力不足,交割地库欣库容无法满足美国国内产量激增而出现胀库。此外,因缺乏从库欣南向的输油管道,且美国从加拿大进口原油逐渐增加,从而使得大量的原油无法被炼厂消化,只能储存在库欣的油罐里。为了解决管道运力不足的问题,加拿大能源运输公司TransCanada自2010年起开始兴建Keystone输油管道项目——从北向南连接加拿大Hardisty至美国的Steele City再到库欣,接着连通墨西哥湾Port Arthur港口。该项目于2014年竣工,库欣原油可输送至美国中西部及美湾炼厂,这大大缓解了库欣的库存压力,两指标原油期货价差逐步缩窄,直至2015年年底接近平水水平。</div>
<div>  过去一年来,两指标价差受突发事件影响较大,如去年8月底起一个月时间内,美国连续遭遇三大飓风袭击,美湾炼厂开工率从96%骤降至60%,且库欣南下管道Seaway与Marketlink停运,致库欣累库两指标原油短期价差一度走扩。此外,据EIA数据,2017年年底,美国国内原油产量突破1000万桶/日水平,晋升为可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比肩的全球三大原油生产国之一。今年美国页岩油主要产区Permian产量激增,占页岩油总产量的40%,由于当地管道运力赶不上产量的增速,运力瓶颈问题凸显,致Permian地区现货原油Midland价格2月开始贴水库欣价格,5月7日一度贴水达12.75美元/桶,也拖累了美国原油市场,致WTI原油期货6月初贴水Brent原油期货攀升逾11美元/桶,创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但6月22日OPEC半年度会议决定增产,叠加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麦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附近油砂设施爆炸供应中断影响,可能导致北美市场7月出现供应短缺。短期因素扰动致两指标原油价差当日骤然收窄至不足7美元/桶。</div>
<div>  近期波动内因分析</div>
<div>  输油管道运力瓶颈再现</div>
<div>  随着美国页岩油产业持续发展,生产效率不断提高,以Permian为代表的页岩油产区产量增势迅猛。Permian盆地是美国钻机活动最活跃的地区,据Bake Hughes数据,截至2018年6月1日,Permian地区活跃石油钻机数为448座,占美国整体石油钻机数的56%,在过去几年间占比不断提升。Permian地区油气投资不断增加,库存井数量占比从2014年15%左右上升至39%;数量从623座增至2975座增幅近五倍,所以Permian地区的增产潜力巨大。EIA数据显示,页岩油主力军Permian产区产量3月已近310万桶/日,EIA测算产量月度增幅为7万桶/日,年增速约80万桶/日。然而当地的输油管道运力不足,尽管生产商利用火车及油罐车运输,但增量有限。EIA预计到2019年年中之前,Permian盆地向外输送原油的能力为320万—350万桶/日,但其产量预计在2018年下半年将接近400万桶/日。</div>
<div>  针对管道运力不足的问题,大型公司纷纷表示将在Permian产区新建四条输油管道:Magellan Midstream Partners公司新建运力25万桶/日管道,连接Permian basin至Houston港口,将于2019年第三季度完工;Plains All American公司新建CactusⅡ管线运力为58.5万桶/日,连通Permian Basin至Corpus Christi,将于2019年第三季度投入使用;EPIC公司5月表示,计划新建日运力59万桶的管线,起自Permian的Delaware Basin的Orla至Corpus Christi,于2019年第四季度竣工;Philip 66公司新建运力100万桶/日的Gray Oak管线,从Mentone连通至Corpus Christi,预计2019年第四季度竣工。此外,Permian地区还将扩建四条管道:Enterprise Products公司今年4月已将Midland至Sealy的管线运力扩建完成,运力增加3.5万桶至57.5万桶;其余三条管道均将于明年第一季度投入使用,分别是BridgeTex管线、Longhorn管线与Permian ExpressⅢ管线,届时三条管线新增29.5万桶/日运力。总体来看,今年年底前管道已无运力增量,直到明年第一季度才能增加29.5万桶。</div>
<div>  公路与铁路无法弥补管道运力不足问题</div>
<div>  当地长途油罐车通常运送未与管网相连油井所产的原油,但车队一般由小公司经营,主要运送页岩油完井过程中所需的压裂砂、水等生产必需品,大型车队公司运力也已经满负荷。此外,美国经济复苏失业率创历史低位水平,卡车司机十分紧缺,全美卡车司机缺口近6万人。尽管目前Permian地区卡车司机年收入已升至10万美元,但除了油气公司以外,需要雇佣卡车司机的公司仍然众多,如沃尔玛、百事公司等,所以市场竞争激烈。美国卡车工会(ATA)预计在美国经济复苏背景下,需新增卡车司机从2018年6万人升至2020年的10万人。美国联邦法律对长途运输司机工作时间有限制,最多一天可工作11个小时。RBN ENERGY公司预计,每辆油罐车最多运送180桶原油,每日从Permian到休斯敦或圣体市长距离运输1万桶原油,需要100—150辆油罐车,月度需要700—1000辆车运输原油,不同目的地成本区间为17—19美元/桶,如果从Permian至美湾地区成本更高约20美元/桶。Permian管道出现运力瓶颈后,市场上油罐车需求旺盛,运营车队趁势纷纷提价。</div>
<div>  除公路运输之外,生产商也可借助铁路运送原油。早在2013年时,Permian管道遇运力瓶颈问题,当时铁路公司计划扩充仓储罐容量、新建灌油桥台,但随着新建管道投入使用,页岩油生产商主要依赖管道运输,所以铁路运油扩建计划并未实行。大多数铁路运力被调至运送页岩油生产的压裂砂及相关生产器械。目前Permian仅有一条由Murex与Cetane Energy公司合资的铁路运油线路,日运力为1.5万—2万桶,两家公司5月宣布计划在今年第三季度扩增运力8万桶/日,包括Plain All American线路运力1.5万桶/日、Wink线路运力为5万桶/日。实际上,美国联邦Dot-117安全法规对运载危险品的火车车厢要求十分严格,运油车厢必须符合HHFT规则,因此新的铁路运力投入市场前还有很多阻碍。此外,从西得州至东南部的新墨西哥州的铁路运力已满负荷,半年后如果新增运力投放,Permian铁路运输原油可达8万桶/日的水平。</div>
<div>  港口基建设施落后制约原油出口增速</div>
<div>  虽然2015年美国取消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原油产量激增且出口量不断提升,但是美国原油行业基础建设不足仍制约着出口的发展。美湾地区港口理论运力最多为240万桶/日,原油出口量占全国的75%,主要港口包括Houston港、Corpus Christi港、Arthur-Beaumont港及LOOP港。去年美国原油出口量日均110万桶,同比前年增加了60万桶,今年出口量持续攀升至170万桶/日。目前国内唯一可停泊VLCC—载重200万桶油轮仅有LOOP深水港,该港口水深约110英尺。像Houston港水深40—50英尺仅能通行50万桶的阿芙拉型油轮及100万桶的苏伊士油轮,所以需借由驳船从其他港口运至LOOP港,才能走长途海运航线出口。</div>
<div>  从港口设施新建计划看,Nustar、Magellan、Vitol及Castleton公司在Corpus Christi港投资建设码头及终端设施,全力打造可通行VLCC油轮的国内第二个大港口。由于该港口位于南得州,临近Permian及Eagle Ford页岩油产区,从两大页岩油产区运油量将逐步增加。此外,Phillips 66公司增加Beaumont的仓储容量,SemGroup与Magellan投资Houston的码头与终端,LOOP与Magellan计划建设出口线路及在岸终端。然而,这些计划并未明确投入使用的时间。</div>
<div>  全美炼厂日加工原油量为1750万桶,美国国内产量达1090万桶/日,其中页岩油产量约800万桶/日。美湾炼厂仍需从墨西哥、伊拉克、加拿大等国进口重质原油,东海岸炼厂主要以进口加拿大和尼日利亚的原油为主,《琼斯法案》使得从墨西哥湾到东海岸航运成本较高。由于管道瓶颈及港口设施不足阻碍原油出口增速,致使WTI油价与Brent油价价差拉大,当地炼厂从低廉原油价格中受益,已减少阿拉伯轻油、西非原油等同等级轻质原油的进口。此外,炼厂加工页岩油数量有限,早在页岩油革命之前,美国炼厂曾大规模升级改造过,主要以加工相对便宜的中重质原油为主。不过,目前炼厂在投入建设加工轻质页岩油装置,以生产高附加值的成品油。Exxon Mobil耗资几十亿美元扩建美湾轻质原油加工能力,新产能投入要等2020年以后。</div>
<div>  近期波动外因分析</div>
<div>  Brent与WTI原油期货价差扩大,除美国国内的因素之外,还受到Brent油价相对走强的影响。主要因素包括OPEC减产去库存达成减产目标、北海BFOET现货船运量减少、中东地缘政治升级以及国际航运组织2020年起IMO将对燃料油实施新政。</div>
<div>  OPEC达成减产去库存目标</div>
<div>  OPEC组织联合非OPEC产油国减产180万桶/日,油市去库存已实行近18个月时间,减产目标是令经合组织(OECD)库存降至5年均值水平。6月OPEC月报显示,4月OECD原油库存环比下降670万桶至28.11亿桶,较去年同期减少2.47亿桶,低于5年均值2600万桶,已实现减产目标。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一直带头减产,OPEC与非OPEC执行率从去年11月起超过100%,今年4月执行率高达166%。委内瑞拉深陷债务危机泥沼叠加美国经济制裁,该国产量降至历史低位144万桶/日,也令OPEC超额完成了减产目标,终于扭转了页岩油革命致油市供应过剩的局面,原油基准Brent价格因此受到提振。</div>
<div>  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溢价也是Brent油价上涨的重要推手。今年上半年,也门内战及美国重启对伊朗核制裁,令中东地缘政治局势持续升级。风险溢价促使ICE与NYMEX两交易所CFTC原油基金持仓多空比飙升至15∶1,创历史新高水平。5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JCPOA),重启对伊朗进行核制裁。伊朗是OPEC第三大产油国,当前产量约380万桶/日,出口量约248万桶/日,主要出口地前三位是中国、欧洲、印度,分别占比约30%、25%、23%。回顾2013—2015年上一次核制裁,令伊朗出口量下降超过100万桶/日。目前大型石油公司如法国道达尔已暂停与伊朗的贸易,大型航运公司马士基与地中海航运也纷纷撤离在伊朗的业务。</div>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