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本世纪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变化特征

分类: 全球行业动态 / 2018-06-29

  本世纪以来,国际市场主要能源价格均经历了一轮大幅上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显示,从2000年1月到2008年7月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之前,国际市场非能源初级品价格指数上涨1.1倍,工业投入品价格指数上涨1.04倍,农产品价格指数上涨0.27倍,而能源商品价格指数则上涨了4.2倍。在能源商品价格指数中,原油价格指数上涨4.3倍(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布伦特原油和迪拜原油的平均价格),成为引领能源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推动本世纪能源价格普遍上涨的原因非常复杂,但归根到底是供需基本面因素与金融面因素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本文将针对本世纪以来国际油气市场的波动特征与相关动因进行研究,揭示国际能源市场变动的短期现象与长期特征,从而为有效规避油价波动风险、提高我国经济运行稳定性提供借鉴。

  一、油价形成机制出现异化,原油金融属性日渐膨胀

  从全球范围看,石油依然是最主要的能源消费品种,2008年石油消费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34.8%,因此其价格对其他能源商品价格有重要的引领作用,本世纪国际能源价格的新一轮上涨也是发端于石油价格的上涨。因此,本文将首先重点对国际原油价格形成机制进行分析。国际原油价格的形成机制经历了四个阶段的演进:上世纪七十年代石油危机之前的低油价期,国际原油价格由掌握了主要产油国原油开采权的跨国石油公司共同决定,多采用长期固定价格合同,石油市场波动很小;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引发第一次原油危机,1960年成立的欧佩克(OPEC)开始发挥其卡特尔组织的市场垄断能力,国际原油价格出现大幅度攀升,直至第二次原油危机之后,由于世界主要经济体采取大量措施降低对石油的依赖,而OPEC内部的“限产保价”又经常被超配额生产行为所破坏,“逆向石油危机”出现,油价才回落至低位;1985年之后国际原油市场进入到多元定价时代,长期合约价格开始与现货价格、期货价格挂钩,而现货价格也越来越受到期货价格的影响,使得OPEC的垄断势力大大削弱,需求方的制衡使油价进入相对平稳期;而本世纪以来,随着国际金融资本大量进人原油期货市场,场内场外交易井喷式增长,原油的金融属性大大增强,稀缺价值被充分挖掘,原油价格进入快速上涨期。

  美国IT经济泡沫破灭后,金融创新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原油既是最为重要的基础生产资料,同时也具备了实物资产的投资属性,受到各类资本的关注。因此,本世纪以来,国际原油价格的波动越来越受到金融市场的影响,传统的价格形成机制已经发生改变,原油金融属性明显增强。这一判断可从以下三方面证明:

  第一,全球石油市场现货离岸价格价差缩小,全球市场一体化趋势明显。从全球石油市场现货离岸价格的国际比较看,布伦特原油价格、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与迪拜重油价格和其他非OPEC国家出口原油价格之间的价差自2005年1月回落以来就明显缩小;而进一步的实证研究表明(Kaufmann&Ullman,2009),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对其他原油价格的引导作用在2004年之后进一步加强。”’由于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更多地受到金融因素的影响,而迪拜重油价格和非OPEC国家出口原油价格则主要反映了亚太地区原油供需的基本状况,所以可以看到金融面对基本面的引领作用在本世纪以来逐渐凸显,全球石油市场的一体化趋势更加明显。

  第二,OPEC的增产抑价动机减弱、作用下降,而石油美元回流,美国能源期货市场趋势增强。本世纪以来,OPEC改变了传统卡特尔组织以一个相对固定的目标价格带和生产配额来控制石油市场的基本策略,转而谋求原油现货市场与金融期货市场总收益的最大化。这一判断首先可从OPEC的超配额生产明显增加来找到端倪,二十世纪后三十年,OPEC基本是遵循了卡特尔组织的行为模式,通过配额的调整来控制国际原油价格在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带内波动。但本世纪后,随着OPEC剩余产能的不足导致国际油价长期看涨,在高油价的诱惑下,OPEC成员国纷纷无视配额的限制超额生产,从而极大地弱化了OPEC的价格影响力。此外从市场预期的角度看,全球产能不足向市场提供了对国际原油长期供需趋紧的强烈预期,在这样的市场氛围下。OPEC的增产行为从另一个角度看,可以视为是产能利用率进一步上升的信号,急剧下降的剩余产能使油价对需求冲击的敏感性越来越高。结合市场对新兴经济体能源需求的高估,使未来油价上涨的预期进一步得以强化。这就造成本世纪以来,往往OPEC增产反而导致油价大幅上升的现象。油价的上涨使OPEC国家经常账户顺差持续扩大,其石油美元的回流已经成为推高资产与商品价格的重要动因。随着金融市场投机因素对现货价格的影响作用不断强化,OPEC国家客观上有将石油美元投资于原油期货市场,对冲其现货风险,甚至谋求投机的动机。事实也证明,OPEC国家主权基金等将大量石油美元回流到美国金融市场,藉由对期货价格的操控来引导现货价格上涨,寻求原油现货市场与金融期货市场的双重收益。

  第三,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交易量大幅度增加,期货价格对现货价格的引领机制更趋复杂。本世纪以来,国际主要原油期货市场期货合约成交量显著上升,特别是2004年之后呈高速增长状态,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公布的石油市场中期报告也进一步证明各类资金持仓量在2004年之后呈现出井喷式增长。原油期货市场交易量的大幅度增加说明流动性大大增加,从理论上而言有助于挖掘原油的稀缺价值,增强期货价格对现货价格的引领作用。然而,贝克罗斯和迪克斯(Bekiros&Diks,2008)的研究证明了原油期货价格对现货价格的引领作用在本世纪以来出现了非线性特征,并且会随着时间翻转,特别是在原油期货市场波动性加剧的情况下,这种引领作用会更加复杂。这说明了期货价格本身的形成机制发生了改变:套期保值者、套利者与投机者的行为模式与相对市场规模最终决定了价格走向。而现货市场的信号又是引导这三类市场参与者改变其行为模式的重要动因,因此金融因素与基本面因素的耦合效应大大增强。

  二、全球剩余产能不足,新兴经济体需求旺盛,原油市场供需长期趋紧

  从总体趋势上看,三大机构——国际能源署(IEA)、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和OPEC对于原油供需的基本趋势判断一致。各机构的预测表明,2006-2030年世界原油供需的年均增长保持在1%左右,但在地区分布上有所差异。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原油需求将持续萎缩,年均增长为负值,其中日本的原油需求下降最多。在非OECD国家中,东欧的原油需求虽然呈现增长态势,但增速放缓。从2007~2015的年均增长2.2%减缓到2015-2030的年均增长仅0.4%。其余非OECD国家对原油的需求增速都相当可观,其中亚洲地区和中东地区的增速最明显。中国对原油需求的增速达到年均3.5%的高水平,并且增速会逐渐提高。由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未来20年对原油的需求,世界总体原油需求为正,大约为1%左右。新兴经济体的高速发展,一方面直接推高了能源需求;另一方面也为市场传递了强烈的需求信号,影响市场对未来油价走势的预期,从而进一步放大需求增长对油价的刺激作用。原油供给的增速则明显低于原油需求的增速。亚非拉发展中国家2006-2030年的需求增速为2%~3%,相比之下,这些地区的供给增速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从供给总量上看,OPEC组织仍然占据了石油供给的大半。OPEC对OECD国家的原油供给预计要小于IEA的预计,但对亚洲及东欧的供给量大于IEA的预计,此外,OPEC预计自身在2006~2030年的供给增速大约在1.3%左右,这比IEA的相同估计要小0.4个百分点。

  从国际原油价格波动的长期走势看,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1860—1900),国际原油价格曾经历过一次大幅度的上涨,这与当时国际原油开采和加工能力不足、无法满足快速增加的原油需求有密切的关系。而二战后,尽管世界经济经历了近二百年以来最高速的增长:西欧国家GDP增长速度达到4.81%,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四国达到4.03%(安格斯·麦迪森,2003),但同期世界原油价格则保持非常稳定的状态,始终维持在20美元/桶以下。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两次中东的重大地缘政治事件使得国际原油价格出现剧烈波动,但冲击都维持在一到二年之内。而二十一世纪以来的这次原油危机则表现出了很大的不同:原油价格在长达六年的时间内持续上涨,上涨幅度和绝对价格水平都达到历史最高点。在此期间,世界经济确实进入了一个新的高速增长期:以金砖四国(BRICs)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通过快速工业化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但对比战后二十年,为什么同样是经济高速增长,在二战之后可以保持一个稳定的低油价,而本世纪就会引发油价的大幅上涨?这一问题的解释对于预测未来能源市场发展趋势有着决定性的意义。从原油、煤炭、天然气生产和消费的区域转移特征可看出战后经济高速增长期与本世纪经济高速增长期原油生产与消费结构的差异性。战后经济高速增长期能源消费增长主要集中在欧洲、北美和亚太;与之相对应的是北美、欧洲和中东地区原油生产的高速增长。而本世纪以来消费的增长主要集中在亚太,欧洲基本维持零增长(除俄罗斯),北美略有增长,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产出弹性明显低于需求弹性的供给市场:无论是中东还是欧洲及欧亚大陆,增速都比较迟缓,而北美产出甚至略有下降。而消费增速最快的亚太地区,供给能力则没有任何增加。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