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原油期货推出基础已经具备

分类: 每日行情策略 / 2018-07-05

  今年5月22日,国际原油价格走势再次向上突破,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原油即期合约(7月)创出135.09美元/桶的新高,而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原油即期合约(7月)也创出135.14美元/桶的新高。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包括原油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剧烈波动已经直接影响到我国经济的平稳发展。长期以来,NYMEX和IPE的原油期货价格已成为国际定价的标准,而我国对于国际原油商品的定价一直缺乏话语权,这与我国目前占全球石油生产消费较大份额的地位极不相称。
  在5月28日举行的第五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原中国证监会主席、PECC中国金融委员会主席周道炯就此问题表示:“我国是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第五大石油生产国,但由于没有自己的原油期货市场,在国际原油定价中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因此,应该尽早推出原油期货、成品油期货交易,争夺国际原油的定价权。”
  石油定价权再提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目前包括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上期所”)、大连商品交易所在内的多家机构都在积极争取原油期货尽早上市。而周道炯认为:“在调协国家有关部门和各大石油公司利益的基础上,在上海发展原油期货品种条件比较成熟,符合国家战略。”
  上期所理事长王立华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经过多年的努力,在石油期货、期权等产品的研究和发展方面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比如我们已经有了燃料油期货,但这还仅仅是石油期货的开始。”
  2004年,石油期货品种之一燃料油期货已于上期所成功挂牌上市。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所长陈凤英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中国在国际原油市场要有话语权,单单有燃料油是不够的,必须要以原油、汽柴油等代表的一系列期货品种。”
  其实早在1993年,国家就曾在上海开设了石油交易所,交易石油现货与期货,交易品种涉及原油、汽柴油、燃料油等,总交易量一度占全国石油期货市场份额的70%,曾是继伦敦、纽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石油期货交易所。
  但一年之后,由于国内石油市场流通秩序出现混乱,国务院下发21号文件施行“统一政策、统一价格、统一调拨、统一质量标准”的石油流通政策,关闭了上海石油交易所。
  经过20年的发展,目前NYMEX和IPE已经通过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和北海布兰特原油期价影响全球资源和经济利益的再分配,掌控了国际市场上原油的价格。
  荷兰维多集团(Vitol)石油研究部主管Steve·Terry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伴随着衍生品交易的频繁,欧佩克对于原油价格的定价权能力正在削弱,国际石油定价体系已成为以期货市场主导的体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研究员杨建龙则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化的利益分配格局和各种显性与隐性的规则,但由于缺乏原油期货,即便我国原油贸易量很大,但是不得不面对已经比较固化成局的利益格局。”
  目前在亚洲市场上,中东地区、新加坡、日本都拥有石油期货市场,但至今没有形成一个能与NYMEX和IPE相竞争、能够反映亚洲原油供需情况、代表亚洲国家利益的原油期货市场。从近几年的原油价格波动情况看,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已成为了国际原油价格变化的预先指标。因此,在国际油价大幅上涨的背景下,中国的原油期货何时上市备受国内外关注。
  原油期货推出已具备基础
  在2004年,上期所就已经成立了石油期货上市工作组,但四年来,上期所在除燃料油外的石油期货新品种上市方面几乎毫无进展。
  上期所一位内部人士无奈地对记者表示:“原油期货的推出已经成为了雷声大、雨点小,没有时间表的敏感话题。”
  上期所总经理助理、石油期货上市工作组组长褚海也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石油期货这个问题很敏感,我现在见到媒体就害怕。
  其实,“敏感”的原因并不复杂。在《上海期货交易所2008-2012年度战略规划》中十分明确地指出:“国家产业政策的变动和相关大宗商品市场化的改革将影响交易所产品创新的进程。”这就意味着,我国石油流通体系市场化改革(包括破除行业垄断)的进度,将直接影响到上期所能否顺利推出包括原油期货在内的各类石油期货品种。
  此外,大连、北京、广东等地对石油期货品种的竞争,也使得上期所石油期货新品的上市分外敏感。
  不过,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为了使上期所实现未来五年的目标,即成为一个在亚太地区以基础金属、贵金属、能源、化工等大宗商品为主的主要期货市场,该所正在努力研究开发原油、汽油、柴油、液化气等期货品种上市的可能性和实施方案。
  上期所理事长王立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由于目前国家对汽柴油依然采取价格管制,所以要在短期内推出汽油、柴油还存在较大的难度。相比较而言,原油价格其实是放开的,可以先行先试,而且原油期货推出已经具备基础,在行业等各方面已经达成了不少共识,现在只需要突破在具体运作和认识上存在的障碍。”
  很多学者认为,尽快推出原油期是对我国具有战略性意义。杨建龙表示:“中国建立期货市场参与国际石油市场竞争的根本意义,一方面要打破西方大国对石油资源控制权的垄断,另一方面要把石油价格风险尽可能多地释放在国际市场中,并能在国际石油市场的采购价格上取得较大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