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中国原油期货的梦圆时分该到了

分类: 每日行情策略 / 2018-07-05

  一场断了20年的梦,还能重圆么?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在经历20年曲折后,再次站到了当初梦断的地方。
  赶在2014中国农历马年到来之前,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在上海自贸区内挂牌成立,原油期货仿真交易正计划启动中。呼之多年而不出的原油期货,借着自贸区的改革东风,这一次似乎终于要来了,业界最乐观的消息是今年3、4月将正式推出。
  1993年,中国曾尝试过石油期货。上海石油交易所上市的第一个原油期货合约,开市一年半总成交额即冲上千亿规模,位列世界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这足以见中国市场对于原油期货的需求有多旺、潜力有多大。
  但是,这都抵不过体制改革的大剃刀。1994年,政府部门一纸公文,将原油、成品油价格“双轨制”,改为国家统一定价;国内原油和进口原油,都必须交由中石油、中石化统购统销。市场形成价格的机制没有了,石油期货交易被判了死刑。
  现如今,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第五大石油生产国。但缺少了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机制,中国只能做国际油价的被动接受者,这成为了中国能源安全的一道硬伤。
  中国需要建立原油期货市场,并且是中国人有主导权的原油期货市场,这在业界有识之士看来,是应该尽快完成的一件事,并且是越早越好。但是,这其中蕴含的利益纠葛、面临的种种阻力,却是外界难以想象得到的。
  原油期货市场特别批准设立在上海自贸区内,自贸区内人民币自由兑换,为原油期货计价和结算货币创造了结算便利;实施五年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得以修改,为原油期货引进境外投资者铺平道路。
  但是,解决了这些问题还远远不够。政策强推可以让原油期货随时落地,但能不能让它成长为一个活跃、有价值的健康市场,这才是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市场化的价格形成机制,多元化的市场参与主体,这是任何一个期货市场顺利运转的前提,中国原油期货市场也不能例外。这两大问题不解决,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即使推出了也是死路一条。
  1994年的政府公文,让几年后重组成立的“三桶油”在体制的呵护下迅速崛起,成长为世界级的超大型企业。不断强化的垄断利益,最终一步步演变为阻碍体制变革的顽固力量,石油行业市场化改革推进得异常艰难。
  成品油定价权,由于对垄断国企利益触及较少,在经过多次小步慢走后,距离与国际油价完全接轨一步之遥。更为核心的原油进口权放开,在热议之后迅速遇阻遭搁置,无论是国家发改委还是商务部草拟的方案,尚未出台就留下了对既有垄断利益妥协的影子。现货市场主体的垄断,会是未来石油期货的致命伤,即使是引进大量的国际参与者也难以弥补。
  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推出,少不了对垄断利益的进一步触及,石油价格形成机制和石油流通体制需要进一步放开,这将考验决策层推进改革的决心与勇气。中国原油期货的梦圆时分该到了。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