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原油期货合约设计草案已经出炉

分类: 每日行情策略 / 2018-07-05

  建立国际性原油期货中心又闻楼梯响。近日有消息称,原油期货合约设计草案已经出炉。
  此前的2012年3月,国务院批转的发改委《关于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中指出,要“稳妥推进原油等大宗商品期货”。
  上世纪90年代,我国曾出现过石油期货交易,到1998年大规模期货行业清理整顿之后,我国仅保留了大连、上海、郑州三家期货交易所。同时,取缔了所有石油期货交易品种。在目前新的经济形势之下,预计推出的原油期货则具有不同以往的时代意义。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4月17日曾表示,我国目前每年新增原油消费绝大部分依赖进口,进口量之大占到全球新增产量的70%到80%。目前亚太地区已有部分国家或地区推出了原油期货,但都属区域性市场。我国将继美国、英国后推出第三个全球性原油期货市场,以争夺原油定价权。
  不难看出,将要推出的原油期货已被贴上了“中国标签”,我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也备受期待。
  然而,在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改革的步伐中,如何解决好原油期货流通环节的障碍和提高国际影响力的问题,成为关键所在。
  计价选择
  在原油期货的设计方案中,首先被提及的是计价方式问题。业内人士表示,上报给监管部门的两套方案,第一套“准方案”是以美元计价,人民币结算;第二套备用方案则以人民币计价。
  宏源期货首席分析师吴守祥称,第一套方案是为了方便国际投资者参与,国外流通的人民币比较少,国际投资者手上一般都是美元,以美元报价有利于国内市场形成有国际影响力的市场。
  相比之下,以人民币计价更利于国内投资者的参与。
  一位期货专家分析,以美元计价的可行性更大一些,是因为这会推动国内的人民币改革,和国内的基本账户的放开,这和金融市场发展的大方向一致。
  首创期货公司能源化工部高级研究员高春民说,以美元计价利于市场的顺利开展,未来中国的期货市场可能更容易被国际资本认可。
  然而,无法回避的阻碍依然存在。“在中国期货市场里,没有出现过以美元计价的方式,日后人民币和美元能否进出较为自由是很重要的。另外,这对于服务国内企业的方面帮助较小。同时关系到重要的交割问题,许可证制度使得只有少数企业拥有大量石油,如果进行实物交割,能拿得出石油的空头很少,流通环节的方面无法回避。有可能原油期货推出的时间比市场预期的要晚。”高春民说。
  也有专家表示,原油期货市场涉及货币问题,国家希望原油期货真正发挥作用的决心会促进货币政策的加快推进。
  业内人士强调,我国期货市场很久没有直接对国外投资者开放,如果原油期货顺利推出,将会突破这个概念。用美元计价固然方便了国际投资者,但对于国内投资者来说,人民币如何兑换成美元就成了问题;另一方面,国际投资者也有投资人民币的,交易时又如何换成美元?实际上考虑到我国外汇市场开放程度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都应是逐步的过程。也有可能在某一个前进过程中出现跳跃性发展,加快质变的发生。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李东荣表示,选择结算货币更重要的是,用这种货币是可靠的,并且需要水到渠成。
  中国是最大石油进口国之一,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57%,中国的需求会对世界的价格产生影响,如果我国有石油期货可能会使其价格更有影响力,但以美元或人民币计价还要取决于交易对方是否接受。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表示。
  “中国时区”
  我国推出原油期货,在交易上将填补全球时间上的空缺,是比较优势所在。
  吴守祥称,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将会为境外投资者提供另一个新时区,即第三个八小时。第一个时区在英国,第二个在中国,第三个在美国。“对国际投资者来说,如果每个时区都很活跃,交易便不是跳跃的,一旦其他时区发生局部战争、地震等一些突发事故而导致原油价格暴涨,中国这个时段可能就会弥补很大损失,而中国恰恰给国际投资者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转移做空的时段。”吴守祥说。
  目前,原油期货在全球有几个不同的定价中心,美国纽约原油是美洲的定价权,欧洲以英国布伦特原油为主,亚洲跟随辛塔价格。
  吴守祥认为,亚洲的贸易现状和美国纽约原油相距比较大。中东地区本身是有交易所的,但主要作为产出国,交易所的影响力很小。亚洲区域,日本、韩国、印度的石油需求都较大,中国同样如此,而且对油的需求可能还会逐步上升,做得开放一些可能会有影响力的。
  国际能源署4月12日发布月度石油市场报告预测,2012年全球石油日均需求将达8990万桶,比去年日均需求量增加0.9%,与此前一月的预期相同。国际能源署还预计,2012年中印日韩的石油需求量将占到全球总量的五分之一以上。
  谈及未来对于国际投资者的中国吸引力,不少专家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始终是受人关注的,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不仅是经济增长热点,也是全球交易活跃的地区,而之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影响力,是因为市场开放程度的限制。
  吴守祥称,美国主导金融市场多年,很大程度上已经主宰了世界的原油市场,虽然定价权不是简单能形成的,但我们依然可以在开放的市场中争取一定的话语权,然后逐步发挥中国时段的影响力,使企业规避价格波动风险。
  一位业内人士坦言,一个期货定价中心的形成不是轻而易举的,从全球而言,中国期货市场交易是很活跃的。但期货市场定价全球的角色是历史长期演变的结果,对于原油这个品种来说,能在中国形成亚洲定价中心同样需要长远的打算,但不能否认的是,不同历史阶段的定价和发现价格功能与该市场的供求变化密切相关。
  此外,吴守祥还表示,“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做石油期货,需要通过国外的公司代理,你参与人家的市场,人家自然清楚你的交易状况,所以中国人买进的时候,价格就容易抬高,商业秘密也容易被泄露,这对我国是很不利的。如果在国内就有所不同,有一定隐秘性,利于企业的套期保值。”
  国际化挑战
  国际市场必然要有国外投资者的参与,因此适合的机制显得尤为重要,不把国外投资者放进来,就不能叫国际市场,更谈不上国际影响力。
  业内人士介绍,美国的纽约油有很多对冲基金和ETF,投资者通过量化基金参与本土的原油期货,使其活跃度很强,纽约油交易以本土为主,加之开放的期货制度,相比于我国,情况不同。
  “亚洲范围内,新加坡、日本、印度均有原油期货的交易,目前亚洲比较重要的能源中心是新加坡。我国的大宗商品如大豆和棉花等在全球交易量已经很高,但是仍然缺乏一定的国际影响力,因为做交易的都是中国人,并且是在中国的范围内,即使有一些国外的参与资金,也是以在中国注册公司的方式进行投资,不开放的市场想要有国际影响力是很难的。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不是把量做上去,而是把国际影响力做上去。”高春民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和国家的经济实力对期货品种的活跃程度有很大影响,国际性的市场与这两点密不可分。
  原油期货可能会带来的境外资金流入风险,业内人士解释,如果希望原油期货真正发挥作用,就需要放开相应的资本市场,以及相应的人民币汇率制度,如果这些都在稳步推进的话,那么我们应该充满信心地应对国际挑战。
  吴守祥称,目前有些资本项目经放开了一部分,如果按照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逐渐开放,建立有一定影响的市场是有可行性的。
  4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从4月16日起,扩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浮动区间,由0.5%扩至1%。此举有利于进一步推动人民币汇率改革,为资本账户自由兑换做好铺垫,同时也是加速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