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原油期货所能带来的新型业务模式

分类: 每日行情策略 / 2018-07-05

  纽约原油期货价格11月18日收盘下跌1.4%,报每桶74.61美元,主要由于美国方面将发布API库存报告,投资者纷纷再度认为原油的库存量可能高于预期,这带动了油价下行。另一方面,作为中国大陆首个面向全球投资者的期货品种,眼下整个市场都在急切地盼望原油期货尽快面世。
  美国汽油比水贱
  今年三季度以来,原油价格持续走跌,11月的第二周更破位下行。北海布伦特原油出现自2010年首次跌破80美元/桶市场心理底线,跌至79.51美元/桶;WTI也跌至75.82美元/桶。而进入11月的第三周,原油价格在17日的交易时段继续走跌。
  近日一则报道称,美国加州一个加油站里,87号汽油单价已经降到了每升0.73美元,旁边超市里最普通的一瓶1升装矿泉水价格则是1美元。“油比水贱”,如此一来,一升矿泉水都可以买两升油了。
  虽然目前的国际原油市场暴跌“油比水贱”,但分析师们仍在喊: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甚至有专家预测,此轮下跌将探至50美元/桶。
  油价持续低位运行的影响,已开始加速向国内传导,期现货市场受冲击最为明显。以沥青为例,首创期货11月17日报告显示,原油价格虽出现反弹但整体依然没有企稳,对化工品形成较大的影响;沥青现货成交稀少且价格稳中现跌,原油持续走低将使其成本进一步下滑,后市沥青价格可能进一步走低。
  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就称,低油价造成劳动、资本与利润在不同经济部门间转移,油价大幅波动更有可能造成失业率的上升、资源的未充分利用。
  中国进口油价的下降首先会冲击国内原油生产企业,造成国内成品油、燃料油、液化石油气等直接油气产品以及有机化工原料价格的下降。
  而上游产品价格波动的影响,还会沿一定顺序继续对产业产生冲击,使得航空、公路、铁路、海运等交通运输部门的物流运输成本下降。与此同时,下游化纤、塑料、橡胶、农药、化学制药等制造业中间品价格也会下降。传递至产业链下游时,低油价影响将全面扩散至其他工业、农业和居民部门,此时或会形成全社会总价格水平的下降,进而形成通缩压力。
  原油期货获关注
  作为中国大陆首个面向全球投资者的期货品种,眼下整个市场都在急切地盼望原油期货尽快面世,据悉,目前原油期货方案已经上报,等待相关部门批准。
  作为当下国内最“重量级”的商品期货,原油期货的推出备受社会各界期待。特别是今年以来在全球能源价格大幅下跌的背景下,石化企业对尽早拥有原油期货这一避险利器的需求愈发迫切。
  “国内石油企业现在非常迫切的就是利用原油期货来规避风险,本轮油价下跌对能化行业的冲击很大。”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陈蕊直言,国内大型石油企业都是一体化经营,每年都需要从海外进口大量原油,油价每下跌1美元企业都要面临很大风险。同时,国内大型石油企业也有很大的原油库存量,包括原油和成品油库存,价格大幅波动时没有保值工具可用必然很被动。此外,现在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很高,炼厂没有保值的手段,油价在上涨的时候损失比较大,油价下跌的时候其成本下降的收益也没有享受到。“所以国内石油企业迫切需要通过原油期货进行保值操作,希望国内原油期货尽早推出,给产业链企业提供规避风险的工具。”
  市场普遍认为,一方面,原油期货应从制度设计上着眼于打造国际交易平台,吸引更多国际国内投资者积极参与交易,提高该品种的流动性;另一方面,期货公司应提前布局备战,组建国际化的工作团队,并早日提升其硬件和软件水平。
  “全球的能源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也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海上丝绸之路、石油能化产品的贸易流通等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上期所副总经理、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中心总经理褚玦海表示,为此,“能源中心一定会扎扎实实做好各方面的研究工作,把自己的工作都准备好,等待着”。
  原油期货或年内推出
  上海市期货同业公会会长、海通期货总经理徐凌说,“中国是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进口国,原油期货自然是大家最关注的一个品种”,他同时表示,“还有一个背景是,原油期货近期的大幅下跌本就值得业界思考。”
  在徐凌看来,虽然国际油价在下跌,但不能引以为乐,恰恰要思考未来的一些动向。“比如,一个悖论是,中国是最大的消费国不假,每年也从海外进口很多原油。但问题是,美国同样是消费大国,却有原油上的定价权,中国到目前为止却没有定价权。”他对媒体表示,这种情况不利于中国能源安全的保障。
  跟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是,自己有原油定价权,就不会完全国外调价我们就调价,国外不调我们就不调,价格平稳性也会增强,不会大起大落。
  中国证监会近年来也不断表示,原油期货市场建设工作正有序推进,争取年内推出。但对于中国版原油期货,曾有人质疑:期货交易讲究的是量,那么中国推出自己的品种,到底会有多少国外的投资者和本土投资者进入其中?
  对此,徐凌坦言“并不担心”。毕竟,在能源领域,谁都不能忽视中国的市场地位。在他看来,就冲着中国这么多能源消费者,“不少投资者肯定会前来交易,尤其是国外的机构投资者,同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该允许更多的散户参与到未来原油期货的交易中,增加市场的活跃性”。
  业内分析人士称,原油期货方案很可能在年内获批,成为年末市场的“压轴戏”。目前来看,业内将目光主要聚焦于原油期货所能带来的新型业务模式、如何有效发挥其功能等重要议题。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