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haiqib.com
  • 400-069-0969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苹果期货可解行业困局?

分类: 行情数据资讯 / 2018-07-07

  对整个苹果产业而言,苹果期货的推出只能算是“基础设施”。
  2017年12月22日,全球首个鲜果期货——苹果期货合约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挂牌交易。交易首日,苹果期货就迅速进入火热状态,交易量不断攀升。
  郑州商品交易所农产品部总监冷冰说,苹果期货不仅有助于形成公开透明的苹果市场价格,完善价格形成机制,为市场各方形成价格指导,同时可以套期保值,保障农户收益稳定,防范市场风险。但要想使整个行业真正走上健康、良性的发展之路,苹果期货的推出只能算打个好基础,行业仍有众多现实问题亟待解决。
  松价格“紧箍咒”
  日前,陕西省白水县苹果种植户李华武喜悦地说:“我今年种了10亩苹果,总共收了3万斤,纯收入7万多元。但往年想顺利卖掉苹果并不容易。”以往有些地方甚至出现果农将苹果喂牲口、砍树的情况。而究其原因,主要是“果贱伤农”,果农一直饱受苹果价格波动之苦。
  就在2015年,苹果行业就体验了一回价格“紧箍咒”的感觉。2013年——2014年是苹果行业的黄金时期。此后,苹果价格就像坐上“过山车”,忽高忽低、大起大落。分析成因,主要是苹果种植面积增长过于迅速,且库存苹果多。
  以2016年为例,我国苹果产区的气候条件并不理想,全国主要苹果产区产量呈现西部增长、中部持平和东部减产的局面。但年底的统计数据却大幅增长。中国苹果产业协会秘书长陈瑞剑表示,2013年起苹果价格在下行中波动,“种得太多了”是抑制价格最重要因素。
  在2015年春节苹果价格大跌之后,损失惨重的果农开始主动缩减苹果种植规模。但由于2013年到2014年国内苹果价格持续走高,果农积极性大幅提升,不少产区出现大举拓展种植面积。近年来苹果种植面积整体仍然有增无减。数据显示,我国水果的年产量四年增加了4600万吨,以苹果为甚,目前种植面积和产量仍在继续增加。
  此外,库存等因素也在不同程度上影响苹果价格。“蓄水池”过大,产业链价格不透明,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苹果价格的波动加剧。
  “苹果期货远期定价与风险管理的特性能够提供改善行业现状的途径。”长安期货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王向龙表示。据他介绍,现在苹果品种有700多个,常见的有红富士、黄元帅、红星等,其中晚熟品种“红富士”,种植面积占苹果总面积的50%以上,年产量占苹果总产量的70%左右。此次上市交易的苹果期货的标的物就是陕西一级红富士,直径80mm,色度是70%。有了苹果期货,就能影响果农种植苹果的意愿,不至于盲目投入跟进。
  苹果生产县山东省沂南县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期货是公开透明的市场,可以有效解决农民卖苹果时的弱势地位。“以前是几个果商到村里面跟农民说大概今年是什么样的价格。农民只能以他们的价格为基础讨价还价。现在,果农通过互联网就能查当天的苹果收盘价,不再依赖果商。”他说。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指出,对于果商和苹果加工生产企业而言,苹果期货也为他们提供了套期保值、防范价格风险的工具,可以稳定企业生产经营。
  但价格只是一方面,苹果产业要想发展还是要走适度规模的生产经营之路。“要以中高端苹果种植为导向,加大出口果品基地建设,分区域建设包括浓缩苹果汁原料果、鲜食苹果等各类专业生产基地。以苹果期货价格为基础,既防止果农一哄而上,也防止一窝蜂挖树。”著名园艺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山东农业大学教授束怀瑞说。
  有助扶贫攻坚
  永安期货部门负责人张学军认为:“苹果期货的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让其成了一个扶贫品种,因为苹果的主产区包括陕西、山西等几个中西部相对落后的省份。”但苹果这种作物在栽培过程中有一定的特殊性,不利于果农实现稳定的增收,这就需要进一步技术革新、降低成本。
  我国是全球苹果最大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生产消费均占全球过半比例,因黄土高原产地(陕西、甘肃、山西三省总产量占全球41%左右)和渤海湾产区(山东、河北、辽宁三省总产量占全国40%左右)的气候指标最适合苹果生产,全国逾80%的苹果来自这里。据统计,在农业部认定的122个苹果重点县市中,33个是国家级贫困县,其中涉及数千万果农,苹果种植是果农创收的主要来源。
  而苹果这种作物的一些种植特征又决定了其产量并不稳定,不利于果农稳定增收。据李华武介绍,苹果树有大小年结果之分。果树在进入盛果期后,容易出现一年结果多,一年结果少,甚至不结果的现象。这种不正常的隔年结果现象叫作“大年小结果”。
  为解决这一问题,“公司+农户”模式被引入苹果的种植和销售环节。在专门人员对农户的指导下,果树修剪、施肥等更加规范,“大年小结果”带来的影响有所缓解。据果农介绍,以往果农对果树使用化肥,长出来的苹果不仅个头小,还品质差,后加大有机肥的投入后,不仅改善了苹果口感,而且一亩地产量还高了七八百斤。
  据白水县盛隆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侯保智介绍,“公司+农户”模式实际上是将果农的种植风险转移给了贸易商。在苹果成熟之后,果农将所有的苹果按照一定的售价销售给贸易商,在拿到货款之后,果农的收益情况基本上已确定。以苹果期货为桥梁,通过“公司+农户”、“期货+订单”以及“保险+期货”等模式,有效转移种植和生产经营风险,保障农户收益稳定。
  虽然上述方式都有利于扶贫攻坚,但要想让产业长治久安,仍然需要在降低成本,提高技术含量等方面着手。据了解,近三年来,人工成本、生产资料投入呈上升态势,一公斤苹果的地头收购价如果不能达到4元,农民就没有收益,而波兰苹果的到岸价格只有每公斤2元出头。束怀瑞说,这就需要提高现代果业机械使用率和普及率,规范基本生产工序,逐步降低生产成本。
  薄弱環节众多
  苹果期货上市后,投资者可以以此为着力点,既满足实体企业管理、经营多样化的需求,也有利于提升我国苹果的国际影响力与话语权。但纵观整个苹果产业链,品种结构失衡、有机肥施用普遍不足、果树种苗发展滞后等问题依然困扰整个行业。
  在苹果产业中,除了成本居高不下外,品种结构也十分失衡。红富士一枝独大的现象非常普遍,栽植规模占总面积的70%以上。同时,有机肥施用普遍不足。由于大量施用化肥,导致果园平均亩产只有1000公斤左右,仅为美国的三分之一。同时,果树种苗发展严重滞后。我国年产果树苗木量超过1亿株,但大量优质苗木需要从国外进口。此外,苹果贮藏能力不足,精深加工也存在不足。
  要解决上述问题,还需要不断推进技术创新。束怀瑞说,应严格鉴定适宜栽植区域,因地制宜确定优势品种,扩大早、中熟品种种植规模,逐步降低红富士“一果独大”的格局风险。同时加大懂技术、善管理的工匠式劳动力的培养力度和水平。他说,随着“果二代”、“果三代”愿意回乡种果的年轻人日益减少,培养农业方面果树领域的专业性新型职业果农已经十分必要。
  最后,注重果品诚信建设和品牌打造。他说,各果区要增加选果线,冷藏库、气调库建设,要消除空白县,并向销区转移,持续不断生产出优质苹果。只有这样,才能让苹果产业得到持续、健康、快速发展。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
  • clogo